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 国家海洋局>新闻>工作动态>机关工作

海岛保护“新常态”

海岛整治修复与保护项目进入新阶段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4-11-18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 中国海洋报记者 安海燕

 

    自2010年起,通过中央财政海域使用金和海岛保护专项资金支持,国家海洋局相继组织各地开展了70余个海岛的生态修复,共投入资金近17亿元。项目主要是通过改扩建海岛码头道路、垃圾污水集中处理、修复岛体岸线、保护淡水资源、发展可再生能源等方式,逐步改善海岛生态与人居环境。目前,前期开展的项目正在陆续进入国家验收阶段。

 

    4年时间,海岛整治修复与保护的效果如何?项目实施过程中出现哪些新问题?接下来海岛整治修复将走向何方?近日,记者带着这些问题,先后走访了国家海洋局有关部门并赴福建、江苏、辽宁等地部分海岛,寻找答案。

 

生态经济社会效益初显

 

    镜头一:长海县

 

    辽宁省大连市长海县,是我国14个海岛县之一,也是唯一的边境海岛县。从地图上看,252个海岛如珍珠一般撒在1万多平方公里的海面上,统称长山群岛,是我国的八大群岛之一。

 

    10月14日下午,秋日暖阳,小长山岛郭家庙防浪堤修复工程(二期)正在如火如荼地施工。一位老大爷坐在砂石料旁,望着大海,悠闲地听着评书。老大爷名叫纪其仁,是郭家庙村村民,今年已经82岁。施工项目经理徐仁笑着说:“纪大爷是我们的义务监理,几乎天天来。”纪其仁不太爱说话,听到这里突然说了一句:“我在这里住了82年了,没想过能变成现在这样!”以前什么样?纪其仁说,“垃圾成堆,全是污水,海滩也没有了……”

 

    2010年,国家长山群岛广鹿岛生态修复示范工程项目实施,项目分别投资5000万元和2000万元。实施地为大长山岛、小长山岛、广鹿岛、哈仙岛等8个国家边远海岛。整治修复沙滩5万平方米,整治泄洪和排污通道20处,总长3800米,整治改建防波堤2300米,按国家三级标准修建2600米滨海公路1条,改建乡、村环保太阳能路灯共893盏,改建垃圾处理厂2处……

 

    在2014年长海县政府工作报告中,打造蓝色经济升级版成为当地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长海县海洋与渔业局局长阮克滨告诉记者,生态是海岛建设的理念和目标,这与国家海岛开发保护理念一脉相承。“良好的生态海岛,与辽宁沿海经济带相衔接,逐步建成以大长山岛、小长山岛、广鹿岛为核心的旅游度假胜地和以獐子岛、海洋岛为核心的现代海洋牧场经济圈,最终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镜头二:唐山三岛

 

    唐山东南,渤海之滨,滦河和潮汐冲刷出三座海岛:菩提岛、月岛、祥云岛,又称“唐山三岛”。

 

    2009年,唐山市成立唐山湾国际旅游岛管委会,开发建设三岛及以北陆域的旅游业,项目总投资222亿元。

 

    “三岛”中,菩提岛是投入最大、建设最好的一个,侧重于自然生态体验。月岛面积近12平方公里,侧重于娱乐休闲和海上运动体验。祥云岛面积近23平方公里,侧重于海滩休闲和商务会展。同时,陆域主要建设海岛旅游的各项配套设施。

 

 

河北菩提岛沙滩、海岸整治(上图为整治前,下图为整治后)

 

    唐山湾国际旅游岛海洋分局局长王志会介绍,开发建设前,“三岛”水土流失、岸滩侵蚀严重,基础设施更是一张白纸。2010年~2012年,旅游岛共获得国家海洋局中央分成海域使用金支出项目9000万元,加上河北省配套的2.3亿元,共计超过3亿元资金。目前,该项目一期工程已通过验收。

 

    “三岛”正成为唐山这座传统工业城市经济转型的重头戏。

 

    镜头三:惠屿岛

 

    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南埔镇惠屿村,是一个近2平方公里的小岛。今年8月11日,当记者踏上这个小岛时,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干净。

 

    2013年之前,这里流传着一句话:“不怕鬼,就怕人”。

 

    村委会主任肖清林解释,之前岛上只有一口井,村民日夜排队取水,夜半起来,“不怕遇见鬼,就怕看到排长队等着拎水的人”。

 

    事实上,惠屿村经济条件并不差。2012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已达6万元。各家各户盖起了新房,孩子送到城里上学……村民富了,村子却依然脏乱不堪。

 

    “那里是污水处理厂,那边是收集雨水的坑塘。”柯汉泽是泉港区海洋与渔业局惠屿海岛整治修复及保护项目的负责人,他说,“1000多万元大部分都投到看不见的地方去了。”

 

    “看不见”的包括:铺设村庄污水收集管网和主干管网5000多米、改造村庄田地雨水边沟4000米、拆除200亩废弃脏乱养殖设施和改造500个海水养殖网箱、铺设给水管网1.5万米……

 

    该项目总投资1100万元。其中国家补助750万元,其余由地方各级配套自筹。2013年,从4月~11月,各项工程如期完工。

 

以问题思维不断完善项目管理

 

    在泉港区海洋与渔业局,记者看到了两个版本的项目实施方案,分别是2012年和2013年。项目负责人柯汉泽告诉记者,“主要是对一些不符合实际情况的内容做了调整,2013年4月开工,方案赶在1月及时进行了调整。”如垃圾堆肥处理,在一个不到2平方公里的小岛上是不现实的,最后改为垃圾清运;防护林的规格由10厘米改为5厘米,以保证树种的成活率。“加强项目立项前的实地调研是非常重要的。”

 

    “好事办好,是海洋人必须坚持的。但我们作为项目甲方,之前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长海县海岛生态修复项目负责人刘智训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难点是建立一整套完整的制度。”该县成立了国家海岛生态修复示范工程实施工作领导小组,制订了实施工作方案,形成了组织、措施、公开招投标、国家标准、项目资金规范管理等9项保障制度。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中央财政的投入,地方各级配套资金也至关重要。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有的地方政府十分重视项目建设,如惠屿岛,国家投入项目资金是750万元,而当地各级配套近400万元,保证小岛基础设施建设基本完备。如连云港秦山岛,地方财政与国家项目资金,以1∶1比例配套。

 

    不拘常例,不违常情。在实施中不断发现问题并加以完善,并注重制度建设,不仅为项目的顺利推进提供经验,也为其他海岛建设提供示范。

 

加大投入与科学管控并行

 

    相比陆地的开发建设,海岛建设高投入高风险。“我国面积达5000平方米以上的海岛有7300多个,我们为什么选择这70余个海岛呢?”国家海洋局政策法制与岛屿权益司海岛保护处的刘如顺解释,“首先是把钱花在‘刀刃’上,保证资金投到最需要的海岛。其次是不撒芝麻盐,形成集成效应才能探索海岛保护的新经验。”

 

    国家海洋局第三海洋研究所专家汤坤贤一直关注项目的过程和效果,并参与了部分论证工作。日前,他对当前项目建设中仍然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梳理,并给出了建议。

 

    汤坤贤认为,问题主要包括5个方面:一是制度、经验和人才仍然欠缺,二是经费支持力度仍需加强,三是成果的带动效应尚不明显,四是受项目实施进度和分布等条件制约,成果显示度不够,五是宣传力度不够。

 

    汤坤贤建议,应继续加大对海岛整治修复项目的支持力度。根据需求合理分配项目,应重点支持条件困难、地理位置重要、生态环境恶劣的有居民海岛。特别是加大对边远海岛的支持力度,增加海岛数量较多的省市的项目数。建议开展全国性的海岛生态调查,根据调查结果确定需要整治修复的海岛及项目内容,建立海岛整治修复项目库,便于项目申报。加强对批准立项项目的监督与检查,及时发现问题,及时整改,促进项目实施。整合修复成果,显示集成效应,推动成果宣传,带动海岛社会经济全面发展。

 

    未来海岛整治修复与保护项目将走向何方?对此,国家海洋局法制与岛屿司海岛保护处有关负责人表示,国家海洋局将继续加大海岛保护和整治修复管理力度,切实发挥资金的效益。开展海岛生态实验基地建设,形成具有海岛特色的生态修复理论体系与技术方法,带动海岛地区发展方式的转变,推动海岛生态文明建设。

 

    海岛整治修复及保护项目还在继续,让我们拭目以待。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国家海洋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 reserved